互联网

2018 | 各位,我们平行世界再相见

来源:艾瑞网    作者:王鑫      2018-12-21

导语:人们常说,当你看到熟悉的人一个个都去世了,说明你也已经老了,而这个时代也已经不再属于你了。

每一个离开的人都有他存在过的份量,仅仅是轻轻的离开哪里能够?就让我们带着敬畏之心也带着对逝者的缅怀及不舍,认真的告别吧。

站在2018的结尾,我们望向那些故去的人,望向那些曾经和感动。

WX20181220-160132.png 

(一)

2018年,时间的潮水带走了一批巨星名人,每个月都有我们熟知的名人逝世,一次一次的叹息。

对于曲艺界来说,今年格外令人悲痛,常宝华、盛中国、单田芳、朱旭、布仁巴雅尔、刘文步、臧天朔、张文霞、师胜杰相继离世,噩耗接二连三的传来,不少网友难以接受,只得长叹“原来天堂也需要欢声笑语”。

“追思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应该是用他的作品激励我们活着的人,让我们的相声健康地活着。”

曲艺界名家们的相继离世,不由得让曲艺界开始担忧传统技艺的传承问题。

在今年初,青年相声演员张云雷用吉他清唱的方式重新演绎了《探清水河》,引得一群小姑娘们开始捧着《太平歌词》学唱。

有人调侃郭德纲干了一辈子,誓将传统曲艺相声保留传承下去,没承想一场场相声演出被捧成了歌友会,拿着荧光棒为相声演员应援,真乃曲艺界头一遭。

但也由于新潮与传统的碰撞融合,让不少年轻人开始对传统曲艺产生兴趣。

抖音上一个小姑娘拍下爷爷听自己唱太平歌词的模样,老爷子脸上笑开了花,一边惊喜一边念叨着歌词。姑娘在底下评论道:入了辫儿哥哥的坑以后,从蹦迪变成了和爷爷唱戏。

这是传承,也是联系。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于9月28日在哈尔滨因病逝世,享年66岁。

师先生生前曾多次登上春晚舞台,在除夕之夜给广大电视观众带来欢声笑语,师胜杰三十一岁时被侯宝林先生收为关门弟子,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相声对于国人来说,是不用刻意,也会深远的影响着几代人。

20世纪90年代末,正值相声艺术的低谷时期,由尹笑声,黄铁良,冯宝华,佟守本,杨威,刘春晖等人发起的众友相声艺术团,是当时唯一的由专业相声演员组成的民间相声团体,这开启了全国相声小剧场的序幕。

由此,全国各地逐渐兴起茶馆相声,也让历史悠久的相声艺术再度回归人们的视野。

在娱乐发展还没有那么全民化的时代,收音机是各家各户的必备品,跌宕的故事、幽默的语言,相声和评书成为了当时的普罗大众的最佳选择,而似乎无论你什么时候打开收音机都可以听到那个独特嗓音讲述的评书。

单田芳先生以其独特的魅力倾倒了一个时代的耳朵,每天他的声音通过电台、电视台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为评书贡献了半个世纪,演播内容包罗万象、纵横古今,既有脍炙人口的传统评书《隋唐演义》、《大明英烈》、《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等,又有根据研究创作的历史演义评书《百年风云》、《乱世枭雄》等,仅用语言就能够惟妙惟肖的将书中所有细节铺陈开来。

后来,电视等娱乐设备开始普及,评书听的少了,但是偶尔还是会听到有人模仿单先生的声音,“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这成为了一种文化符号,更是我们童年的声音。

(二)

10月末的寒冷如约而至,光华路上的央视大楼还是老样子,旁边是依旧忙碌的车道,背景是北京特色的落叶深秋。

也是在10月的某个清晨,人们从微博推送消息的声音中惊诧的得知,李咏病逝了。

作为中国家喻户晓的综艺节目主持人,李咏的突然离世让很多人陷入悲痛中,也是这次突然的告别,让人们意识到原来这位沉寂了许久的“名嘴”在离世前经历了长达17个月的抗癌治疗,也明白了其妻哈文连续数月在微博发“早”的清晨问候是一种巨大的勇气,一个个的早安的问候,是在暗示着每一天清晨醒来还能有你的陪伴,希望明天再说早安的时候,你还能在我的身边。

许多网友还翻出了李咏生前在妻女微博下的留言和回复,言语间充满着浓浓的爱意,使用的表情包生动有趣,甚至还十分可爱的在女儿微博下“吃醋”,一个严肃又开明的老爸形象跃然呈现。

“永失我爱”——哈文将李咏的身后事处理完成,在病逝后第四天才选择发微博公布讣告,赴美治疗期间对面国内诸多不切实际的猜疑与诽谤,一家人也只写下了“没有”二字予以澄清。

抛开诸多的质疑声,一家人坚定地站在了病魔的对立面,选择面对、选择迎战。

今年逝世的名人中有不少是身患绝症离世的,癌症这个人类最大的杀手至今难以被消灭。

据国家癌症中心及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肿瘤医院联合发布的报告显示:中国以19.31%的人口占全球癌症发病的 21.79%。2014年,全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80.4万例,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 以及不良生活方式广泛存在,我国癌症发病和死亡率还将不断上升。

中国的癌症发病水平与世界平均水平持平,但中国的癌症愈后效果相对较差,或许在不远的未来,科技的发展,人们在医疗领域能够获得更大的突破,在不违背基本道德底线的前提下,有更多的疾病可以被控制、被治愈。

在资本寒冬的2018年,医疗健康领域却格外的火热,目前AI在医疗领域的应用已经有智能手术机器人、智能药物研发、影像辅助诊断等多种场景,而在癌症的探测和诊断上,AI更是在逐渐发挥出无可比拟的优势。

也同样在今年,一部《我不是药神》将大众目光拉回到对癌症患者治疗价格的问题上,影片中让白血病患者又爱又恨的“天价药”格列宁也引发了观众们的巨大讨论,很多大众也是因为此才真正关注到天价药背后的事情。

影片根据真实事件改编,而目前包含格列卫(白血病治疗药物)在内的多种高价药已在2015年纳入了我国特殊药品大病保险支付范围。

由于癌症的普遍性,有更多的家庭陷入深深地痛苦中,昂贵的靶向药物,成为患者生与死之间的那堵墙,更重要的是面对癌症的心境。

《奇葩说》曾经有过一场辩论,“该不该鼓励绝症患者坚持下去”,这是一个站在人性道德制高点上抛出的问题。

选手董靖的发言令人印象深刻——

“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人总要面对死亡。如果选择你撑下去,别怕我辛苦,我愿意陪你撑到最后一天;如果你选择结束治疗,别怕我难受,你陪在我身边的那些日子,也一直在心里,就像你没有离开过我一样。”

对于绝症患者,单纯的鼓励总归是显得那么单薄,但陪伴在身边的每一天,对你、对我,都是那么的珍贵。有网友指责李咏的女儿在父亲去世后竟然在社交网络发自拍照,内心毫无痛苦之意,却未曾想过这17个月的治疗期,对于病人及家属是何其的残酷,她们是如何在黑暗的夜里握着对方的手,告诉彼此,要坚持。

如果你曾经看到过在肿瘤病房走廊中病人家属无助却坚强的背影,会发现原来爱的价值远比生命重要的多。

直面死亡,不应当是回避的话题。

我们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和知识都是教导我们如何关爱他人,如何热爱生命,却总是在回避死亡的话题,长辈们甚至谈“死”色变,觉得是不吉利的话。

当小孩子们天真地的问到“什么是死?”,大人们通常都会大手一挥回答:胡说什么呢!或是怒目呵斥,或是直接巴掌招呼。以至于长大后的我们也被影响,认为谈论死亡是件不详的事。

我们学习热爱生命,却没有记得面对死亡,我们被告知要友爱他人,却经常忘记多爱自己一些。

美国作家保罗卡拉尼什所著的《当呼吸化为空气》中有一句话十分打动我,他说:“我的理想不是拯救生命,而是教会那些病人及家属面对死亡和认知生命。”

他是一位医学专家,在治疗无数癌症病人的同时,发现自己也患上了肺癌,于是在病人和医生的双重角色人开始切换,当他开始正视自己的病情后,突然意识到过往面对病人及其家属时的心态原来是那么的不切实际。

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需要勇气,陪伴那个人走过生命最后一程,还需要独自生活下去的人更需要勇气。

学习探索生命的第一课,就是学会面对死亡。

人们常说,当你看到熟悉的人一个个都去世了,说明你也已经老了,而这个时代也已经不再属于你了。

(三)

霍金的离世正式开启了这个时代的告别。

3月14日,霍金在位于英格兰剑桥的家中去世。

世人评价,霍金是爱因斯坦的“天才”继承者,科学界称,他的实验室就是整个宇宙。

1963年, 21岁的霍金被诊断出患有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渐冻症),从此他在小小的轮椅上度过了几十年岁月。

43岁因肺炎做手术,又丧失语言能力,医生断言,他仅能活2年。但他却以乐观的心态对抗病魔逾50年,并为人类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得到一个对宇宙的完整理解。为什么宇宙是现在的样子,以及为什么宇宙会一直存在。”

虽然行动不便,却没有限箍住大脑的活跃,其在1988年出版的为大众普及宇宙学的书《时间简史》,仅英文版就售出1000万本,后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成为科普类图书出版史上的现象级作品。

在轮椅上度过的人生看似枯燥无味,但霍金正是在轮椅上证明了广义相对论的奇性定理和黑洞面积定理,提出了黑洞蒸发现象和无边界的霍金宇宙模型。

除了科普之外,霍金还曾经给人类很多忠告,开发人工智能可能导致人类灭亡的观点也是由他提出,霍金说:在目前的初步阶段,人工智能已经证明非常有用,但必须担心创造出媲美人类甚至超过人类的东西将要面对的后果。

霍金对普通人来说,最大的贡献是将科学普及化,让越来越多的人领略到科学的魅力。

但也有人坎坷在探索科学的道路上,掉进无底的深渊。

12月6日,美国华裔物理学家张首晟的家人发出声明,确认了张首晟教授已经于12月1日意外离世。

他是曾被称为“离诺奖最近的华人科学家”,却在生前孤独的与抑郁症对抗。

张首晟任教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物理系,是凝聚态理论物理领域最杰出的科学家之一。他领导的团队于2006年提出了“量子自旋霍尔效应”。2007年,“量子自旋霍尔效应”被《科学》杂志评为当年的“全球十大重要科学突破”之一。

《张首晟,请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一文在其离世后迅速在网络上引起热议,“良夜”不是归宿和解脱,我们当为那消失的光明怒斥。

一个科学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一种非常、极端高处不胜寒的孤独当中度过的,基础科学要发挥作用,基本上要在十年、甚至几十年以后,作用才能够凸现出来,这其中等待的滋味非常人能够承受。

求知的路上是孤独的,创业的路上也是九死一生。

在近些年,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相关从业人员因突然性疾病猝死。

2016年10月5日,春雨创始人CEO张锐凌晨突发心肌梗塞,抢救无效去世,享年44岁;

2016年5月,28岁的网易女编辑过度劳累离世;

2016年6月,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因工作太拼,经常熬夜,导致猝死;

2017年2月8日,途牛旅游网预定中心副总经理李波突发心肌梗塞去世,年仅44岁;

2018年1月16日,重庆知名游戏圈从业者冒朝华突发脑溢血医治无效逝世;

10月20日,互联网保险平台大特保创始人兼CEO周磊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于上海逝世;

12月8日,大疆科技相机部一员工在家中突然呼吸急促,后出现心脏骤停症状,并最终离世,终年25岁……

互联网行业频繁出现猝死的情况,也为从业人员敲响了警钟,过高的工作压力,长期的加班,快节奏的环境,导致了互联网从业者整体的健康情况不容乐观,在压缩着每个从业者的生命时长。

据艾瑞统计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员工睡眠报告》显示,81.4%的互联网员工睡眠质量不好,71.3%员工存在失眠问题,51.5%超过23点才上床,平均睡眠时间为6.7小时。

这些人群长期处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之下,常常会因为数据流量、错误漏洞等工作而身心备受煎熬。精神常常处于24小时在战和备战的状态,疲劳值直线上升。

第一代互联网从业人员,65岁的保罗·艾伦因旧疾复发,于当地时间10月15日在西雅图逝世。

保罗·艾伦此生最辉煌的杰作就是与比尔·盖茨创立了微软公司,同时他也是Charter Communications的主席,是Vulcan Inc.的创始人,梦工厂股东,还拥有NFL的西雅图海鹰队和NBA的波特兰开拓者队。

作为一位技术的先驱,艾伦的离世也震动了美国科技界。谷歌CEO皮查伊、苹果公司CEO库克、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纷纷发声表达遗憾和怀念。

老友比尔·盖茨发表近200字的声明悼念艾伦,“我最亲爱的老朋友保罗去世,我非常心碎……保罗是真正的伙伴和亲爱的朋友。没有他,个人计算机世界就不会存在……他值得拥有更多的时间,但是他为世界技术领域以及慈善领域的的贡献仍会代代相传。我会非常想念他。”

(四)

在今年,有四位动漫大师相继离世,海绵宝宝失去了“爸爸”,小丸子连载完结,漫威之父告别世界,动漫巨匠不幸病逝。

国人熟知度最高的日漫之一,《樱桃小丸子》创作者樱桃子在今年8月因乳腺癌去世,出版社宣布将于今年圣诞节发行《樱桃小丸子》第17集完结篇的最终单行本,发行长达32年的作品终于结束。

据说小丸子是以作者樱桃子的少女时代为原型,创造了小学三年级的主人公小丸子,描绘了小丸子在学校和家里的日常生活。

自1986年在集英社出版的少女漫画杂志连载开始,已累计卖出3200万部相关作品。同时也改编成动画片,在中日两国大人和孩子心中都留下深刻印象。

陪伴着我们长大的小丸子也终于长大了呀。

斯坦·李向来是漫威电影中最大的彩蛋,在《毒液》上映的同时,这位漫威之父亿94岁的高龄离开了世间。

创造了整个漫威宇宙的他,如今自己去亲身经历一下神秘的宇宙了。

2018年4月5日,高畑勋不幸病逝,噩耗传来,亦敌亦友的宫崎骏几度悲恸,在主持追悼会时痛呼:“那时候我们一直尽全力活着啊!”然后爆哭不止,此后月余一直在哀伤悲切中度过。

早前宫崎骏曾经坦言:“如果没有高畑勋,我就没法谈动画”。而高畑勋则评价宫崎骏是“生气勃勃,鹤立鸡群的动漫天才”。

日本媒体评价道,高畑勋对于宫崎骏而言,是一生的“知己对手”,也是一生的“蓝颜挚爱”。

8月18日,中国人熟悉的老朋友,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在瑞士首都伯尔尼一家医院与世长辞,享年80岁。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他的离开,是这样评价:“在很大意义上,安南就是联合国,他将联合国带入了新千年”。

安南的一生几乎都是为了一个更公平,更和平的世界而不断奋斗。安南和中国的交情更是源远流长,在任联合国秘书长的10年时间里,安南曾七次访华,见证着中国开放与发展的巨大变化。

他们跨越了国籍,为全世界人民带来感动,这些都是与我们成长相关的记忆,对于他们的离开,除了伤感还有一些感谢。

(五)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是对金庸先生13部作品最好的写照。

金庸先生的作品影响力巨大,并以一己之力承担起了上个世纪的香港电影、电视创作,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金庸先生的作品被改编超过100次。

如果说新一代年轻人并没有仔细拜读过《倚天屠龙记》、《碧血剑》等小说,但也一定看过《射雕英雄传》、《鹿鼎记》的电视剧版演绎,对于年轻演员而言,能够出演金庸先生作品是何其大的荣幸。

知乎上有一个问题,“金庸老爷子一生的成就如何?对几代人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点赞数最高的回答让人感叹。

「金庸塑造的武侠世界,哪得是江湖儿女的恩怨情仇,而是包含了更大的精神世界,甚至是对近几代人最好的爱国主义教育。」

那些在金庸手下的人物男生为之向往,女生为之着迷。我们会长大,会对世界、对自己开始质疑,曾经以为能够快意江湖策马奔腾,却发现只得为生计烦恼奔波,碌碌无为。

但当电视中传来熟悉的“……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也能够瞬间会想起儿时读起武侠小说的热血澎湃,记起年少时曾做过的刀剑江湖梦。

善恶、正义、黑白,这些传递给我们的正能量将自始至终相伴我们一生。

正是那些年的“乔峰”、“郭靖”、“杨过”让我们懂得了国家民族的份量,那么多作品中都充满着“为国为民”的英雄侠义情怀,也有着“一诺千金重”的契约精神。

南金北萧。

32年未曾停笔但武侠作家萧逸,在金庸离世后不久也告别了这个人世间。

文人的离开总会多几分伤感,文字所创造的精神氛围久久不曾散去。萧先生的《甘十九妹》、《马鸣风萧萧》、《饮马流花河》、《无忧公主》等作品感染了无数粉丝,更加侧重于人物情感的描写,细腻的笔触真实又不失婉约。

飘逸流畅的风格在上世纪的一批作家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

写了一辈子武侠小说,萧逸先生所理解的“侠义精神”是什么?

萧先生说,“武”是尚武的精神,“侠”是伟大的同情。人要有同情心,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要有打抱不平、慷慨激昂的意识。

“侠的落足点不是武功,而是气势,是同情、是除暴安良,用正义去感染别人,用气势去影响别人,而不是刀剑伤人。”

武重要,侠义更重要,萧逸如此,金庸诚然。

在金庸的作品中,每个人物都有着鲜明的性格特色,例如憨厚忠诚的郭靖,例如灵动俏丽的黄蓉,还例如幽默活泼的老顽童周伯通……

3月18日,蔡康永发微博,“他一个人身上,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与中顽童。他不在,那个江湖就不在了。“

那个如此傲娇、张狂的“老天真”李敖离开了这个他热爱也对抗的世界。

他是复杂的,也是多面的,他能够面红耳赤的在电视上和人争论,也能写出浓情蜜意的情书,他是政治家,也是作家。

现在大多数人印象中的李熬总是身着一身红衣,戴着眼镜,言语犀利。

但年轻的李敖,大抵是痞气缭绕,无所畏惧。

年轻时写的情书,赤裸的让人看了一眼就脸红心跳,爱意跃然纸上,李敖自己也曾坦言,爱过的女人有十数人之多。

不只是翩翩少年时期的“大千世界里再也没有别人,只有我和你”,还有爱而更爱的“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你得暂时避一下了”。

在对李敖曾经的访谈中,鲁豫问出了很多人心中的疑惑:“一生挚爱是谁?”

李敖坚定地回答:“好多人!”肆意追求内心的悸动,难怪也有人评价李敖是“世界上最酷的渣男”。

他经常不分场合的骂人,有人说他狂,有人骂他,亦有人怕他。他评价历史驾轻就熟,对于典故引经据古,但时间在变化,如今他也成为了历史,孰是孰非,哪能够轻而易举的去评价。

金庸、萧逸、二月河……随着这些熟悉的名字逐渐离我们越来越远,曾经熟悉的时代逐渐被替代,但好在那些留下的精神瑰宝仍在,那些充满力量的文字和语言仍然会发光发亮,会继续影响着下一代人。

(六)

2018这一年,离开我们的除了科技界、科研界、文艺界的名人们,也有许多不知名但用生命的力量留下印迹的普通人。

1995年出生的烈士英雄王成龙,为了救战友,他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23岁。

2018年9月12日,凌晨四点,武警山东总队正在进行一场25公里徒步行军的极限训练,一辆失控的违规大货车向昼夜行军队伍疾驰而来,作为中尉排长的王成龙第一反应就是推开身边的战友,自己却被重卡碾压至重伤,最终抢救无效身亡。

在王成龙的葬礼现场,年迈的父母恸哭不已,但也无法再拥抱一下亲爱的孩子。王成龙的骨灰盒由战友护送并以烈士礼遇下葬,镜头远处是父母痛哭倒地的身影。

军队维和,警队维稳。

一个个公安干警的名字写在了2018的历史中。

警察是项高危职业,面对的不是黑暗中的刀尖,就是拳拳到肉的野蛮招式。近些年因突发性疾病去世的民警数量急剧攀升,据统计,2017年全国公安民警因公牺牲361人,有6234人因公负伤或致残,而仅2016年,我国共有362名缉毒警牺牲在岗位上,几乎每天都会牺牲一名。

即便如此,但有些事,必须有人去做。

“吸毒让最美凋零”,近期因为陈羽凡吸毒事件,导致吸毒艺人名单又增添了一员,也正因为如此,那些关于吸毒明星应不应该被原谅的话题重新被拿出来讨论。

在毒品的另一头,就是与毒品做斗争的缉毒警,他们的每一次任务都是生死对决。

近两年关于缉毒警、卧底的影视剧演绎越来越多,2016年上映对《湄公河行动》让更多的人看到了缉毒警察这个群体。

《湄公河行动》是根据2011年发生的10.5中国船员金三角遇害事件改编,电影中的人物全部以湄公河大案中的真实罪犯为原型,电影上映首日突破4050万票房,票房达到11.15个亿。

“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无数勇敢的人把黑暗挡在了你看不见的地方。”

或许我们无法选择生死,但我可以选择是否坚持下去。

而那架不知去往了何处的飞机,在四年后还是没有达到目的地,那些仍在苦苦等待亲人归来的家属们心中的伤痛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减淡,他们还在坚持,打扫女儿的闺房盼她何时能推开回家的门,擦拭着小孙子心爱的玩具却不舍得把眼泪滴在上面,一辆堆积的灰尘已经覆盖住原本底色的汽车也在角落里静默地等待主人的归来……

2018年的深冬,距离马航失踪事件过去四年了,却并没有给那些家属、给我们一个交代。

11月30日,马航搜索团队正式宣布解散,距离事发已超过1700天。

世上最残酷的事,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这么多年里,我们仅仅依照着官方对外公布的一点点破碎信息拼凑一丝丝生的可能,连安葬都无从下手。

“如果思念是一种病,我想我已经病入膏肓。既然老天非要我的爱情轰轰烈烈,那我便要赴老天的这一场生死之约。”

2014年3月8日,网友“漫步鱼”收到了老公即将回国的短信,她带着满满的思念与温柔等待老公的归来,但却不料飞机划过天空却没在天空留下一丝的痕迹,仿佛老公还在遥远的他乡未曾出发一般。

在没有你的日子里,我很努力的在吃饭,很努力的在生活,很努力的在等你,装作一切不曾改变。

但亲人的突然离开所带来的打击怎么能够用语言表达完全,这场猝不及防的事故给154个家庭带去了难以抹去的伤痛,却没有人选择放弃。

如果现在放弃了,将来我怎么面对你?又怎么面对接下来的人生?

关于马航MH370失事的传闻太多太多,不管是民间猜测也好,官方的调查也好,最终都没能给出一个合理满意的答案,对于失联者家属而言,所谓的消息不过是一次又一次无情的打击。

再多的安慰也不能缓解这些失去亲人的家属内心的悲痛吧。

如果真的有可能的话,或许这群人现在正如我们所想,在某个遥远不知名的小岛上努力活下来。

我愿意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有架飞机穿过云层,远归的人做了一场漫长的梦,在机场与久违的人相逢。

多年后,一直等着说出口的那句话——

欢迎回家。

12.pngWechatIMG929.jpg13.png14.png15.png16.pngWechatIMG934.png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