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版号“解冻” 但游戏尚未回春

来源:艾瑞网    作者:Ann      2018-12-25

导语:尽管版号发放恢复了,但并不意味着游戏的“春天”马上就来。有业内人士透露,明年的版号总量会控制在3000左右,而往年的总量是在7000-8000,目前在等候版号的游戏有7000多个,这些游戏要全部拿到版号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其中的棋牌类游戏过审会非常困难。

2.jpg

2018年的最后几天,游戏界终于听到了好消息。

12月21日,在2018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会上表示,“首批送审游戏”已经完成审核,正在抓紧核发版号,但申报游戏存量很大,需要时间消化,希望大家保持耐心。

在版号冰封大半年后,游戏行业终于等来了“解冻”的希望。

当天,游戏公司的股价纷纷上涨。截至当天收盘,腾讯控股香港交易所股价报315.2 港元,上涨4.15% 。 A股市场方面,三七互娱报11.2元,上涨3.13% ;完美世界报28.14元,上涨6.67% ;盛天网络报10.75元,上涨10.03%。

马化腾也重回中国首富位置。首富福布斯实时财富榜显示,当天12:00,马化腾身家达到354亿美元,反超许家印,重回中国首富。

版号“冰封”9个月 人才需求减半

版号审批于今年 3 月开始暂停,当时所有人都以为审批只是暂时停止,不会持续很长时间。然而8月,随着一份《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 ( 以下简称《实施方案》 ) 的印发,游戏行业真正跌入了寒冬。《实施方案》明确表明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版号久等不至,等来的却是总量调控,游戏行业的信心开始崩塌。《实施方案》颁布当日,A股和港股游戏板块股价大跌,其中三七互娱跌停,游族网络、掌趣科技跌幅超过7%,而腾讯下跌近5%。此外,网易暴跌7.1%。

此后,游戏股一直不乐观,今年以来,国内 52 家游戏类上市公司中,45 家股价下滑,38 家跌幅超过 20%,正负相抵后,52 家公司总市值蒸发超过 8566 亿元人民币,网易的美国存托凭证(ADR)今年以来累计下滑30%左右。腾讯股价跌幅接近24%,包括任天堂、卡普空在内的海外公司也在震荡中被波及。

没有版号就意味着游戏无法进行商业化盈利,这直接影响了游戏公司的收入来源。如,腾讯的《刺激战场》由于没有版号,无法在国内进行商业化,可能因此失去了超10亿元的流水。

没有了收入来源,不少游戏公司开始节流,下半年,不断有裁员的消息传来。从智联招聘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看,第三季度人才需求下降最为明显的行业之一就是网络游戏,降幅达到48%。

1.jpg

据易简财经报道,腾讯在广州的游戏部门大概500人,但在这次寒潮中裁得七零八落;阿里游戏在广州有30个项目,其中大部分的员工都是从网易重金挖过来的,可还没发力,就由于这次风波裁到了只剩个位数;网易开发《天谕》的盘古工作室与开发《逆水寒》的雷火游戏部合并,合并之后让员工做双向选择,相当于直接裁掉了两个工作室一半的人。

更有一批中小游戏公司在这个冬天倒闭,据报道,广州科韵路上的几千家游戏公司,已经倒闭了上百家。

行业规范探索 分级管理试行

人们对于游戏的态度是复杂的。一方面,对于90后、00后来说,游戏已经成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娱乐方式,如同影视和漫画。据最新数据显示,我国游戏用户已经达到了6.26亿人。今年,IG在英雄联盟S8大赛上的夺冠,更是掀起了一股全民欢呼的热潮。

另一方面,游戏造成的青少年教育问题又屡屡登上新闻。电子游戏所带来的上瘾、氪金、赌博、价值观低俗等问题,依然让很多青少年家长忧心忡忡。“现在各种游戏,水平参差不齐,我更担心小孩子识别能力不强,受到一些不好的价值观的影响。”一位刘姓家长说。

在这种矛盾中,中国在游戏监管上也正在进行着探索。

2016年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工业和信息化部联合发布了《网络出版服务管理规定》,规定中提到,网络游戏上网出版前,必须向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出版行政主管部门提出申请,经审核同意后,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审批。

2016年6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系新闻出版总署与广电总局合并)发布《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规定“未经总局批准的移动游戏,不得上网出版运营”。

一系列政策在当时的游戏行业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有些游戏商对收紧的监管和额外增加的审批成本不满,甚至有人发起众筹起诉广电总局,并向总理发表公开信,成为热门话题后没有获得回应。

此后,游戏行业也在与监管的妥协中,凭着流量红利,迎来新的增长和爆发。

2018年3月,国务院进行机构改革,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被撤销,新闻出版管理职责(包括游戏版号审批的职责)转移到中共中央宣传部(该部同时挂国家新闻出版署牌子)。在这个过程中,游戏版号暂停发放。

8月,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方案》显示,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对网络游戏实施总量调控,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

此后,游戏行业出现了股票大跌、裁员潮、倒闭潮等问题,游戏的政策监管和行业发展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

12月21日,在2018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终于透露了好消息。

冯士新宣布首批送审游戏”已经完成审核,正在抓紧核发版号。由于申请存量太大,预计消化还需要时间。

版号恢复了,行业规范还会进一步探索。

冯世新强调,针对社会反映强烈的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和过度消费等问题,将出台制度措施加以严格规范约束。针对产业发展中暴露出的过度逐利、侵权抄袭、消费欺诈等突出问题,将加快制定专门规范,探索建立信用档案,严格规范市场竞争秩序。

而在2018中国游戏产业年会召开前不久,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成立。据新华社报道,在中共中央宣传部的指导下,该道德委员会将负责审核游戏内容,引导网络游戏企业自觉遵守社会公德。该委员会已对20款游戏进行审查,其中对11款游戏提出修改要求,并因内容不当对另外九款游戏作出不予批准的决定。在2018中国游戏产业年会上,冯士新表示,网络游戏道德委员会并不会取代专家审查,主要是审查游戏上线后争议比较大的和上线前判断会存在较大争议的游戏。但官方并不会公布委员会名单,避免干扰。

此外,海南省将先行先试新型游戏审批机制,通过三层机制把控。具体而言,海南将在游戏预审环节,建立正面和负面清单,在项目立项时,通过行业协会的作用,使游戏产业在开发过程中不走弯路;加快游戏审批过程,对游戏进行人工智能审核和专家审查,提高游戏产业审查精准性和效率;建立游戏线上实时监管体系,通过人脸识别,对游戏实施分级管理,使游戏线上管理更加科学。

行业转折点 观望态度更多

尽管版号发放恢复了,但并不意味着游戏的“春天”马上就来。有业内人士透露,明年的版号总量会控制在3000左右,而往年的总量是在7000-8000,目前在等候版号的游戏有7000多个,这些游戏要全部拿到版号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其中的棋牌类游戏过审会非常困难。也就是说,要消化7000多个游戏,大概需要两年。在排队的过程中,很多中小游戏公司能不能撑到版号发放,还是个未知数。

同时,游戏产业也到达了行业的转折点上。据最新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总收入达2144.4亿元,同比增长5.3%,而往年,增长率都是两位数。

今年游戏产业收入增长率的大幅降低,除了受版号因素影响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流量红利消失,产业到达转折点。

据统计,国内游戏市场用户增速已连续四年维持个位数,国内游戏用户数量已趋于饱和。随着流量红利消失,意味着游戏商们的买量投入越来越大,这几年买量成本从1-2元一直买到现在100元左右。高企的买量成本,使得游戏市场的增长出现了疲态。

同时,受资本寒潮的影响,创业公司的融资更是难上加难了。没有资本的支持,大量中小游戏公司的生存压力会更大。而不少人认为,2019年的资本市场仍然不会乐观。

在这样的内外因素下,业界尽管对版号的“解冻”感到高兴,但也依然保持谨慎的态度。多位游戏行业从业人员表示,监管趋严是大趋势,恢复审核后,暂时还没有具体审核力度和要求的相关文件出台,大家都在观望、揣摩。

“停版号这个行为对行业的信心冲击极大,哪怕开放了,总归是有个隐患。”一位网友在知乎上评论,“一两年以后玩家会彻底忘记停过版号这件事,但是创业者又不停想着这件事。”

(本文为艾瑞网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注明出处)
  • 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官方微信

    新浪微博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行业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艾瑞| 业务体系| 加入艾瑞| 服务声明| 信息反馈|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0581号沪ICP备15021772号-10